• <tt id="4d7dp"></tt>

  • <b id="4d7dp"></b>
    <table id="4d7dp"></table>
    <source id="4d7dp"><wbr id="4d7dp"><ins id="4d7dp"></ins></wbr></source>
  • 新聞中心

    News

    綜合性醫院如何開展中醫藥事業

    發布日期:2016-04-25來源:《文匯報》
    本文發表于2016410日《文匯報》
    中醫、西醫皆為疾病生,緣何各不同?融合中醫、西醫的大型綜合性醫院能否令中西醫結合煥發新活力、走出新天地?4月1日,第四屆“文匯中醫藥文化講堂”在上海市普陀區中心醫院舉行,上海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上海市名中醫施杞教授,上海市中醫藥大學附屬普陀區中心醫院院長彭文教授圍繞“綜合性醫院助力中醫發展”精彩開講,中山醫院中醫科主任蔡定芳教授、第六人民醫院針推傷科吳耀持教授作為對話嘉賓亦貢獻精彩觀點。
    綜合性醫院中醫事業的發展是我國中醫藥事業發展的重要組成。這也是綜合性醫院中醫、西醫同道,乃至全國中醫藥同道的歷史責任、時代使命。


    機不可失,中醫具有原創優勢的科技資源


    中醫藥完整理論體系形成迄今已有3000年歷史,它為我國的衛生保健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影響波及世界多國,是中國影響世界的文化軟實力。

    劉延東副總理深刻指出,中醫藥是我國獨特的衛生資源、潛力巨大的經濟資源、具有原創優勢的科技資源、優秀的文化資源、重要的生態資源。目前,中醫藥產業年產值超過5000億元,中藥相關產品出口額達到30億美金。中醫藥數千年積累,呈現于大量文獻、哲學、文學、歷史、考古等,形成豐富的傳統文化與人文精神。在科技方面,越來越多的醫學和科技創新里,它的原創思維都可以通過中醫藥來挖掘、探索和放大。此外,中醫藥和植物學、動物學、礦物學等都密切相關,有著豐厚的生態資源。而且,中醫藥的防治方法更多源于自然,符合自然發展規律。這也是中醫藥可持續發展的一大特色。
    所以,習近平總書記非常明確地號召我們,要切實把中醫藥這一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繼承好、發展好、應用好,在建設健康社會、實現中國夢的偉大征程中,譜寫新的篇章。
    11大于2,中醫藥與綜合醫院“互助”發展
    綜合性醫院是我國衛生事業的主力軍,匯聚了主要西醫資源以及全國近1/2的中醫從業者。綜合性醫院又承擔了我國絕大部分的醫療保健任務。我們發展中醫事業,有利于提高綜合性醫院疾病防治水平。醫療改革也要求醫療資源下沉到社區,而中醫藥的特色和優勢可以在這方面發揮更大作用,為綜合性醫院改革加分。
    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綜合性醫院開始中醫建設。毛澤東同志在1913年指出,“醫道中西,各有所長,中言氣脈,西言實驗。然言氣脈者,理太微妙,常人難識,故常失之虛。言實驗者,求專質而氣則離矣,故常失其本,則二者又各有所偏矣?!?958年,他更號召廣大醫務工作者要認識到中國醫學是一個偉大寶庫,應該朝努力發掘、加以提高這個方向去努力;并且指出當時的衛生部要辦好西醫學習中醫的離職學習班。此后,中醫藥加快了在綜合性醫院發展,更多的西醫同道形成了學習中醫熱潮。
    上海從50年代開始,在大多數綜合性醫院建立了中醫科。改革開放以后的80年代,上海的綜合性醫院和中醫??漆t院108所中醫科建設全覆蓋。90年代開始,在上海衛生局領導下,在全國率先推廣綜合性醫院中醫科達標建設。
    2014年,國家三部委發布《綜合性醫院中醫藥工作專項推進行動方案》,進一步要求加強中醫臨床科室和中藥房建設,更好開展中西醫協作。目前,全國95%的綜合性醫院設有中醫科和中藥科室,成為綜合性醫院乃至區域中醫藥事業發展的核心力量。
    我們此次講堂的東道主——普陀區中心醫院的中醫事業發展,與會嘉賓中山醫院蔡定芳教授所領導的中山醫院中醫科,吳耀持教授領導的第六人民醫院針推傷科,都在建設中醫藥方面起了示范作用,成為上海乃至全國同道學習的榜樣。
    首屆30位國醫大師中,就有李仁甫、方和謙、張鏡人、顏德馨、李濟仁、吳咸中等6位來自綜合性醫院,可見上海綜合性醫院同樣是中醫藥事業發展出成果、出人才的基地。
    過去這些年,中醫藥領域的成就更是不勝枚舉。
    屠呦呦在青蒿素方面的研究和突破獲得諾貝爾獎。
    1970年,張亭棟教授在民間偏方發現砒霜可治療腫瘤。1996年,陳竺院士在多年運用砒霜治療白血病的基礎上綜合報道了15例病例,其中14例痊愈。2014年,口服砷劑治療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發表在雜志上,這個重大成果源于中醫發現。
    1981年,華山醫院戴瑞鴻教授對蘇合香丸進行改良,研發了現代的麝香保心丸,已在我國廣泛應用于冠心病治療。2015年1月16日,《科學》雜志專題報道了麝香保心丸的研究成果。
    丹參促進骨折愈合,這是我的專攻,我更有深刻體會。早在1970年,上海市傷骨科研究所發現丹參的有效成分可以提高骨折斷裂骨痂的強度。瑞金醫院教授進一步發現丹參可以促進關細胞發育和生長。晉·葛洪第一次提出了手法復位+小夾板局部固定方案。1963年國際外科年會,天津骨科醫院報告了《中西醫結合治療前臂雙骨折》,引起了與會62個國家、2000多名學者的興趣。我們前輩方先之、尚天裕教授為該技術的改進和傳播作出了重大貢獻。1970年第一次全國中西醫結合會議上,小夾板治療方法引起了周恩來總理的興趣。
    這一切都證明綜合性醫院中醫事業同樣可為我國中醫藥事業的繼承創新作出重大貢獻,獲取重大成果。
    中醫科不是“大紅燈籠”,需要時才高高掛起
    不過,我認為當前綜合性醫院發展中醫藥事業還需要解決四大誤區。
    首先,要解決“中醫不科學論”??茖W的概念通常有三個方面。一種是整體科學,一種是分析科學,一種是系統科學。整體科學注重功能和作用,堅持整體論,堅持辯證邏輯,中醫藥就屬于整體科學范疇。分析科學則注重結構與成分,堅持還原論和分析科學,堅持形成邏輯,西醫屬于這樣的范疇。系統科學是錢學森教授晚年所倡導的一門科學,強調整體論與還原論的辯證統一,強調構成整體的各個部分互相聯系,整體方法與分析方法、辯證邏輯與形式邏輯有機結合。這為中西醫結合發展指明了方向。
    中醫和現代科學形式和標準不同,所以它的科學性難以為人們所認識,甚至有人誤解中醫是“偽科學”。我們說中醫是科學的,是因為它療效確切,不僅治病,還治本;不僅治病,還治人。中醫屬“整體科學”范疇。不同科學的結合,需要在更高層次尋找共性與規律。


    第二,解決“中醫邊緣論”。西醫學科建設日新月異,中醫學科停滯不前。在相當西醫同道認為,綜合性醫院里的中醫是邊緣科,而中醫同道也自甘于中醫學科的邊緣化。在醫院中醫事業建設中,我們中醫科同道也沒有充分發揮骨干作用。當然,有很多醫院在這方面做得很好,確實也存在著支持不力。

    80年代,我當時在衛生局,我到綜合性醫院考察時,有人告訴我綜合性醫院的中醫科是一個大紅燈籠,需要時候高高掛起,不需要時棄之角落,收藏于倉庫。這種情況形成了中醫科在綜合性醫院邊緣的狀況。我認為,中醫還是要自強,要充分認識到中醫科在綜合性醫院的重要性。它實際上是代表了整個中醫學科和西醫學科緊密結合的橋頭堡,是架通中西醫的橋梁,所以要我們做好這方面工作,任重道遠。我們都提倡綜合性醫院中醫、西醫同道,應該包容共濟,中醫藥是我們共同的事業,是大有可為的事業。
    第三,要面對“綜合醫院唯西醫論”。還有一種觀點認為,綜合醫院唯西醫來發展已是高大上,而中醫是民族的、低檔的土產。此言差矣。我們堅持繼承創新現代化、國際化,這是弘揚祖國醫學瑰寶的歷史擔當,是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光榮使命。和西醫相比,我們的歷史責任、我們的偉大理想,毫不低一個檔次。
    第四,還有觀點認為中西醫結合是不可能的。事實上,幾十年來我們大量的工作和成就都證明中西醫完全可以從思維結合、技術借鑒、文化共生這三個層面去推進。系統科學論證了這種思維結合是完全可能的。整體論和整體方法、還原論和分析科學完全可以互相結合,形成一種新的創新思維。中醫的四診八綱,西醫的診斷、治療技術,完全可以在防病治病中實行中西醫結合,攻堅克難,提高療效。中醫也好、西醫也好,是中國特色衛生事業的特點。我們是醫生,首先要對中國人服務好。所以無論是中醫,還是西醫,關鍵都要有中醫文化所倡導的“大醫精誠”精神,繼承天人合一的理論,來提升預防治療、康復、養生、治未病一體化的水平。
    不滿足于臨床工作,發展中醫藥要有更高志趣
    我們面臨新的歷史機遇,應當創新圖強。綜合性醫院有獨特的優勢,人才匯聚,設備齊全,又面臨著繁重的醫療衛生事業挑戰和防治任務,從另一方面說,也為中西醫結合提供了良好的醫療資源,提供了廣闊的實驗基地。
    綜合性醫院中醫事業發展,我認為要以臨床為基礎,首先要建設好綜合性醫院中醫科,著重于提高療效。中醫之所以被人認可,就是因為它有療效。
    在學科建設中,要符合一般學科發展規律,以科研為導向,實現雙向轉化。我在工作過程中也學習了中西醫的轉化方式,我覺得中西醫結合不是單向轉化,應當雙向轉化,要源于中醫的臨床,總結它防病治病的豐富經驗和流派特色,同時結合開展可能的、必要的基礎研究,探索規律,形成結論,創新成果,然后再反復臨床,實現另外一種從實驗到臨床的轉化。這樣由臨床到實驗,再向臨床轉化的雙向轉化可以更好創出中醫藥事業發展的成就。在此期間培養人才、形成學術梯隊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有這樣的經驗。許多綜合性醫院長期以來默默無聞,但換了一個主任,形成一支新的學科隊伍,馬上生機勃勃。所以,我覺得中醫結合建設時不僅要注重臨床、科研,更要注重人才培養,做到薪火相傳。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可能漫無邊際,什么都去推進。我認為要聚焦目標。首先是我們要面向社會的需求。全國人民乃至世界都看好中醫藥的發展。我們中醫藥作為“一帶一路”的推進項目,旗開得勝為國家爭得了光榮,開拓了“一帶一路”的建設道路。所以在這方面,我們要面對廣大人民群眾對防治疾病的需求,面對國家戰略的發展,還要面對學術前沿。比如,陳竺院士在民間砒霜治療癌癥基礎上深化研究。腫瘤是難治疾病,是西醫都難以克服和正在努力克服的難題,中西醫結合成果得到世界認可。所以,我們不應該滿足于簡單地完成醫療任務,而是要有更高的學術追求,沿著學科發展方向和前沿去推進。
    毫無疑問在這樣的時代,這條路是艱難的,我們要攻堅克難,探索生命科學的疑點,弘揚中醫藥的優點,實現跨越式發展。我們常說,傳統的也是現代的,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我們在跨越性發展中,要不遺余力地推進傳統向現代發展,推動我們民族的瑰寶走向世界;同樣也讓深藏于民族、深藏于各個流派的中藥瑰寶,從民間走向國家。
    最近幾年,國務院和國家相繼出臺了一些重要的措施,包括建立國家臨床基地、一批國家級項目和機構在落地。在這樣的背景下,完全可以把幾千年來留存于民間的瑰寶,通過幾代人的努力,讓它走向國家層面,成為我國現代科學的標志內容之一。
    當然要做到這些,我認為在綜合性醫院還要加強思想動員,求得共識。要盡可能、有計劃地開展中醫藥知識普及,獲得中醫、西醫同道的理解。我認為很多西醫同道對中醫還是很感興趣,也在自己實踐當中不斷地使用。我經常接觸到上海許多三級醫院的專家向我推薦病人,他們看到自己的長處,也看到自己的不足,希望中醫能夠協調他解決。
    我舉個例子,現在中成藥銷售量在綜合性醫院達到50%乃至70%,這說明我們的西醫對中醫成果是認可的,樂意推廣應用。因為在“大醫精誠”指導下,看好病是我們的首要目標,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都是為了更好地為人民服務。在這樣的目標下,全院協作,這樣才能取得更大的成效。在這樣一個過程中,提升我們的科學境界,做出我們這一代人的奉獻。
    習近平總書記號召我們,當前,中醫藥振興發展迎來天時、地利、人和的好時機,希望中醫藥工作者增強民族自信,勇攀醫學高峰,深入發掘中醫藥寶庫,充分發揮中醫藥的獨到優勢,推進中醫藥現代化,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習總書記的講話意味深長,既全面總結,又為我們指明了道路。
    我想在黨中央、在全國人民共同支持下,我國的中醫藥事業一定會得到新的發展,我們綜合性醫院的中醫藥工作也會得到蓬勃發展。道路是艱苦的,使命是光榮的,正如元·王冕《白梅》所寫,“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蔽磥碓谥嗅t藥發展的百花園中,綜合性醫院的中醫科同樣是一朵美麗的鮮花。


    對話

    嘉賓:
    施 杞 上海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上海市名中醫
    彭 文 上海市普陀區中心醫院院長
    蔡定芳 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中醫科主任
    吳耀持 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六人民醫院針推傷科主任
    崔  松 主持人
    聽者問:綜合性醫院或相關部門在大力發展中醫藥同時,如何提高老百姓對中醫的認識?
    蔡定芳:上海市綜合性醫院中醫科的門診量挺大,已超過中醫院的總和。像長海醫院、中山醫院、華山醫院、瑞金醫院、六院等,每年中醫門診量都在20萬左右,病人對中醫科的知曉率非常高。病人考慮的不是綜合醫院還是中醫院,他考慮看中醫,不一定專門選曙光、岳陽,也會去中山、華山的中醫科。
    施杞:我非常贊成蔡教授的想法,每一個中醫都是中國的形象大使,其人文精神、技術魅力影響到大家,這是最好的宣傳。但這是第一步,能不能更進一步?我想是不是能組織上海專家編一本家庭常用中醫詞典,類似《辭?!?,每家一冊,上海哪幾家中醫、什么特色、看什么病,一目了然,方便查詢。
    聽者問:我來自上海市光華中西醫結合醫院,想問彭院長,在綜合性醫院發展中醫方面有哪些心得,有沒有壓力,接下來的計劃是什么?
    彭文:在綜合性醫院發展中醫藥工作的確會碰到壓力和困惑,我們是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在這方面有很大的平臺和發展。中醫藥發展關鍵是人才隊伍培養,所以,我們在培養人才、考核體系等方面動了不少腦筋,還開展各類進修培訓,對中醫的培養非常有收獲。
    吳耀持:我補充一點,彭院長屬于綜合性醫院院長,但他還屬于中醫大系統。普陀區中心醫院也屬個例,前幾任都是中醫出身的院長,自然中醫在這里好發展。
    蔡定芳:中山醫院近年對中醫非常重視,當然數字是一方面,你有多少病人、多少門診量、你對醫院整個醫教研的貢獻,這是前提。從本質上講,從院長思維角度來講,也是有區別的。像我們樊嘉院長,近年對中醫支持有加,我作為中醫科主任找他10次,他9.5次是同意的。他也知道科主任一般不會找他,找他一定是解決不了問題,他很重視。所以,院長對中醫科的支持對中醫科的發展極其重要。
    崔松問:很多時候發展中醫、西醫,出于執業資格會有諸多限制。比起中醫院,在綜合性醫院遇到這類問題更多。蔡教授有沒有碰到這種問題?
    蔡定芳:我們碰到很多此類問題,基本上我們嚴格按照衛計委規定,你是中醫執業,就按照中醫執業要求你。但我想說另外一個問題,現在中醫可以開西藥,西醫不能開中藥,這個規定能否改改。不讓西醫開中藥,西醫就少了這方面的體會。以中山醫院湯釗猷院士為例,他多次提到他是怎么用中藥的,他對肝癌方面的中藥掌握得肯定比我好,但不讓他開,慢慢這方面的研究就不存在了。我建議對西醫給予一定的培訓與考核,合格者可以開具一定的藥物。綜合性醫院要助推中醫藥發展,這是不能回避的門檻。我呼吁采用一些措施,在用藥限制上有所突破,讓專家開一定范圍的中藥,這對今后上海中醫藥發展更加有利。
    施杞問:請教吳耀持教授有關中醫普及的問題。六院在吳耀持教授的領導下,在法國、比利時有20多年辦中醫學校的經驗,可否分享給大家?
    吳耀持:我覺得作為綜合性醫院的中醫人總得有點特別的東西。很早以前,院長就問我,你的針推傷科有什么亮點。我跟院長說,我們不是大科,但跟骨科相比,我也有亮點,就是走出國門,把中醫送到國外,在國外辦學校,這個骨科是做不到的。
    1996年,我們開始籌建馬賽中醫學院。后來,我們也想,作為綜合醫院里的中醫科室,要醫院出錢送你出國進修,比較難,得自己想辦法。2003年,我科籌建了愛爾蘭進修學校。那以后,我們每年派老師出去,全程教學都是我們自己做。我們鍛煉了一支非常好的外語教師隊伍。
    我在六院工作32年,我覺得在綜合醫院里中醫科一定要有特長。中醫的教學對我來說就是亮點。到目前為止,我院其他科室在國外辦學校,并且辦成像模像樣的學校,而且這個學校已成為對方可以發證的學校,我們是唯一。
    亮點不僅限于教學,在人才方面也得有。我們在綜合醫院里,中醫科如果什么都看,可能也就平平毫無特色了。我們科室就主打腰椎間盤突出中西醫結合治療,我們做到腰椎間盤突出中西醫結合不開刀。我認為我做到了,我就會有市場。由于我科做得比較好,所以六院就讓我擔任腰椎間盤突出診治中心組長。因此,我們要做好綜合性醫院里中醫科,自己首先要努力,當然院長的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
    聽者問:我是上海市第七人民醫院中醫科主任,參加講堂感受很深,也很激動。以前綜合性中醫科是在夾縫中生存,現在的形勢好了,綜合性醫院中醫科成為推動中醫藥發展不可忽視的力量。吳教授說,中醫人要自尊、自信,要有自己的特色,但始終不能離開政策的支持?,F在整體政策支持很好,我想問彭文院長,你們醫院內部還有什么特別政策和績效考核扶持么?
    彭文:對中醫發展,我們的政策就是面向中醫科或者中醫師?,F在我國的中醫科分了很多科,腫瘤科、綜合病區,包括中醫內科、康復等。但你只要是做中醫,而且中醫診治率高,政策就會有傾斜,這是比較明確的。主要是考核業務,包括療效。
    吳耀持:我補充一下。第一,你說中醫科自尊、自強,不要把我們說得那么低,好像殘疾人似的,中醫不比西醫差。第二,說中醫在夾縫中求生,我覺得未必。從院長層面說,你發展了他必然知道;你萎縮了,院長憑什么支持你。
    蔡定芳:她提的問題是每個綜合性醫院中醫科都碰到的。我一路走來都是在綜合性醫院,我完全同意吳教授的觀點,先要自強,業務量是前提。我一年出院病人有5000多人次,在去年中山醫院綜合排名第五,做出成績,你的要求才會得到支持。這要求不是為個人,是為了醫院。
    施杞:剛才兩位科主任講的我非常贊成,我想到曾國藩的老師給他的一句話:“不為圣賢,變為親手,不問收獲,但問耕耘”。我們在做的時候很艱苦,但是要有偉大理想,鍥而不舍,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我借此機會幫中醫科說句公正話,首先要確認綜合性醫院應當發展中醫事業,作為炎黃子孫應該承擔中醫事業發展的責任,不能說這是中醫一家的事。
    上海的綜合性醫院中醫科條件、歷史形成過程各不相同,多數綜合醫院的中醫科實力還有限。我認為需要明確奮斗目標,特別要注重體制機制。我認為綜合性醫院的中醫科應該提升到中醫部的地位,不能完全等同于36科同一水平。因為它需要更多人才,需要各方面的服務配套。在六院,讓吳教授做組長,他就不是一個科,而是有更大的范圍、更多的資源支配權。
    另外,我們要記住中華民族曾經歷過近200年的恥辱,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我們才得以翻身。一兩百年間,中醫備受打壓,今天把它提高到戰略地位,令人振奮。從醫院來講,自當奮力指導,還要形成常態化機制。醫院院長首先要考慮形成固定的體制機制。一所大學、一家醫院,要有學風,要有文風,要有鍥而不舍的追求精神,定位明確,加之體制機制保障,就可以大踏步地前進。
    吳耀持:作為綜合性醫院的中醫,首先要自強,要有特色。人家一想到這個病,就想到你,我覺得這樣你就會有成就感。
    蔡定芳:以誠相待,精心合作。
    施杞:堂堂正正做中醫,恭恭敬敬學病人。
    彭文:團隊協作,共同提升。

    聯系我們

    • 客戶服務熱線:400-820-4491
    • 產品售后服務:021-62506452-216
    • 代理合作:18674053560
    • 總部地址:上海市黃浦區龍華東路325號博薈廣場A座15樓
    • 聯系電話:021-63503300
    • 奉浦研發生產基地:上海市奉賢區肖業路388號
    • 聯系電話:021-62506452
    • 郵箱:inquiry@shpl.com.cn

    關注我們

    更多資訊敬請關注
    和黃官方公眾號

    更多專業資訊敬請關注
    心希望快迅公眾號
    (僅供醫藥專業人士參考)

    日韩精品人妻_精品一级片高清无码_真人无码作爱试看_精品国产免费拍拍拍网站
  • <tt id="4d7dp"></tt>

  • <b id="4d7dp"></b>
    <table id="4d7dp"></table>
    <source id="4d7dp"><wbr id="4d7dp"><ins id="4d7dp"></ins></wbr></source>